携程生死符:OTA第一把交椅的福与祸 昆莱劲酒

2019-10-16 21:11

当下的携程,看似稳坐OTA第一把交椅,实则充满凶险,稍有不慎,生死便悬于一线之间。

1999年,梁建章与另外三个伙伴季琦、沈南鹏和范敏共同创立携程,开启了中国在线旅游史上的一段传奇。

2006年,携程董事长兼CEO梁建章认为公司走上正轨,竞争对手也基本被压制,于是辞去了CEO的职位,只保留了董事会主席之衔。与此同时,范敏接替梁建章成为了携程新的CEO,而梁建章则跑到美国斯坦福大学开始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

尽管在范敏担任CEO职位的几年里,携程一直保持行业第一的位置。但没过几年,携程迎来了发展史上的第一次危机。2012年底,携程营收增速大幅落后于艺龙、去哪儿。2013年3月,梁建章接替范敏重返CEO之位。重返CEO后的梁建章果然没有让团队失望,不但成功击败艺龙和去哪儿,还将其资源统统收编,组成了更为庞大的 携程系 。

梁建章再次感受到了没有竞争对手的孤独感,于是再次心生隐退。2016年11月16日,梁建章再次辞去CEO职位,保留董事会主席,由孙洁接替担任携程CEO。

2019年第一季度,告别了去年第四季度的12亿亏损之后,携程实现净营收82亿元同比增长21%,其中国际业务收入占比攀升至35%;归属于携程股东的净利润为46亿元,同比增幅逾300%,主要得益于权益类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带来的33亿元收益。

业绩的增长却并没能阻止携程市值下滑的趋势 危机事件与市值下滑相伴相随

2017年10月9日,著名演员韩雪在微博公开炮轰携程捆绑销售,随后携程遭到了来自媒体的猛烈炮轰,导致携程不得不做出妥协、调整预订流程。机票收入作为携程营收的重要来源,这次调整的背后,也让携程的机票收入受到了较大的影响。

捆绑销售风波还未过去多久,携程再次遭遇了 亲子园教师虐童 事件,多个 携程亲子园教师虐童 视频在网络上疯狂传播,再次将携程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在今年3月,携程再次曝出 大数据杀熟 问题,携程对此的解释是二次支付显示无票是系统Bug所致。

而伴随着携程一系列危机事件的背后,则是携程不断下滑的市值。短短一年多时间,携程市值也从300多亿美元高峰期跌到了如今的200亿美元左右徘徊。携程的二次危机日益凸显

美团酒店无意间偷袭了携程珍珠港

酒店和交通票务是携程的两大最主要核心业务,2018年,携程收入为309.6亿元,其中酒店预订为115.8亿元,占总收入的37.4%。在携程的这份年报中,一个衡量OTA非常重要的指标数据 酒店预订夜间数并未出现。

很明显,一个携程最不愿意公开也不愿意承认的事实便是:携程的酒店预订夜间数已经被超越了。

而超越携程酒店预订夜间数这个强劲的对手正是来自于并非OTA出身的美团。在美团点评披露的年报数据显示,美团点评2018年酒店间夜数为2.839亿,同比增长38.5%。但是美团对于携程酒店的威胁并不只是在酒店夜间预订数实现了超越,而是在于可怕的将来。

1.一个低频,一个高频

我们拿美团和携程的业务来对比,美团作为一个生活服务平台,尤其是美团外卖,其打开频率非常高,因为习惯叫外卖的用户每天都要点外卖;而携程作为一个OTA旅游平台,喜欢旅游的人并不一定每天都要旅游。

相比之下,美团的APP打开率要比携程高出许多。美团除了外卖这一高频刚需,还有电影、娱乐休闲、摩拜单车等其他生活服务,这类日常的生活服务打开频率也要高于OTA旅游。

2.一个轻松,一个费力

为什么说美团酒店轻松,而携程却比较费力。对于整个美团来说,虽然他们在不断尝试新的业务,但外卖却是他们最核心的业务板块,美团酒店之所以能够快速崛起,正是凭借着高频的打开率,顺带推动了酒店的订单量。

对于美团王兴来说,酒店业务的崛起也算是一份意外惊喜。虽然外卖是美团最核心的业务板块,也是美团最主要的营收来源,但是外卖的毛利率偏低,而且投入成本较高,这也导致美团一直没能实现盈利。而根据美团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数据显示,本季度美团的到店、酒旅业务实现收入44.9亿元,同比增长43.2%;实现毛利40亿元,毛利率则达到88.3%。

美团酒店本无心插柳,却不料轻松地实现了一次对OTA旅游的跨界偷袭。相比之下,从酒店商家合作到酒店销售推广,携程却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运营成本。

3.一个低速,一个高速

根据2018年携程的财报数据显示,携程的收入增速从2017年39.4%的高增,降到了2018年15.6%的中低速;毛利增速从2017年52.3%的高增,降到了2018年11.4%的低速。

但从美团的2018年财报来看,美团2018年OTA的增速达到了46%,大幅领先携程。

尽管从目前的OTA营收来看,美团相比携程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在美团这种高增速下,它有可能在未来数年内实现对携程的追赶甚至是反超。

阿里飞猪的虎视眈眈

我们从整个在线旅游市场的格局来看,携程不仅成为行业老大,而且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携程先后参股或收购了途牛、同程、艺龙、去哪儿等大OTA,几乎直接或间接控制了除阿里飞猪之外的OTA。

但是尽管如此,阿里飞猪却一直对在线旅游市场虎视眈眈。一方面,阿里飞猪依托于阿里巴巴的大生态,不会像一般的OTA平台,很容易在现金流上面被携程所打败,成为其投资或者收购的对象,阿里飞猪始终是携程潜在的劲敌。

另一方面,阿里飞猪不仅获得了支付宝等阿里系超级APP的入口流量,它还承载了阿里更多的战略梦想。然而飞猪对于携程真正的危机并不在OTA,飞猪想要做的是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来实现对旅游商家的全面赋能,一旦飞猪全面实现了自己的布局,这对于携程这类OTA平台来说是致命的威胁。所以,携程始终对飞猪这个竞争对手心存几分小心。

金融布局庞大却肥而不壮

其实对于携程而言,他们也一直在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眼瞅着阿里、、京东们把自己的金融生意越做越大,携程也想把金融作为自己未来非常重要的一项支柱型业务。对于携程而言,他们拥有较大的用户规模,也拥有旅游出行消费场景,其实发展金融还是拥有一定的优势。

目前,除了第三方支付这个较难获取的牌照,从虚拟银行、保险经纪、小额贷款到消费金融等领域,携程均已拿下牌照。不过携程的金融布局却只是看似庞大,携程消费金融之外的金融布局,其业务量普遍较小,且布局比较杂乱,有些参差不齐。

此外,携程消费金融快速发展的同时,不良率也随之上升。

借助旅游消费,携程的消费分期产品在去年获得了较大的进展。截至2018年末,拿去花ABS原始权益人天津趣游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拿去花产品在贷余额为10.8亿元,同比暴涨32.75倍;拿去花产品自有资金的授信总额度为508亿元,同比暴增8.26倍。

不过,根据投资时报记者报道,随着拿去花ABS发行量加大和时间轴延展,其不良率也在迅速增长,数据显示,拿去花ABS2号已连续两个月期末基础资产不良率和额度较期初翻倍或接近翻倍。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